唯链陆扬:寒冬里,行业的标准由最好的公司来定

  • 时间:
  • 浏览:47

  在市场泡沫大的时候,整个行业的管理标准和质量标准是由最差的公司来定。但在挤泡沫的寒冬中,市场的行业标准是由最好的公司来决定;对于创业者来说焦虑无意义,担忧是常态,孤独很深刻;做个ultimate climber,生命不止,折腾不休.....

  2018年12月的某个阴雨天,我来到了唯链(VeChain)公司: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四楼技术团队所在的楼层过道上,充满了二次元的元素和轻松诙谐的涂鸦,营造出自由和青春的氛围。与四楼不同的是,五楼的墙上充满了商业的艺术气息。显然,这一层以唯链(VeChain)的商业部门为主。

  在这个空间里,还有三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猫,在猫房仰望星空或睡大觉……我在这里感受到了浓烈的文艺气息,以及像家一般温暖的氛围。如果不是看到办公室里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内容,我怎么也不会觉得这是一家区块链公司。

  于是我好奇这家公司的老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以及他将带领唯链(VeChain)走向何处?

  

  他是ultimate climber,生命不止,折腾不休

  采访那天,陆扬身着一件深灰色圆领毛衣、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天青石色的运动鞋,让人觉得他是一位匆忙的赶路者。而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陆扬的小眼睛里闪耀着充满希望和激情的光芒。

  如果从征服人生高峰这个角度上来讲,世界上有三种人:

  第一种是quitter(半途而废者),他们仅仅看到高山便放弃攀登;

  第二种是camper,他们试着攀登到山顶,但在途中看到不错的风景便驻足停留,选择不前;

  第三种是ultimate climber,他们永远在攀登,即使攀登到一个目的地后,享受几秒时间便会自问“What's next”?

  陆扬就是第三种人,生命不休,折腾不止。

  陆扬出生在70年代,小时候被确诊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陆扬可能养不活,甚至建议他的父母去申请生二胎的特批……而在他12岁左右,奇迹发生了:他的心脏病消失了。因为找不到原因,医生便将其现象解释为人体自动修复。

  “那时候好像一下子焕发了第二春。以前因为心脏不好,是做任何事都要非常谨慎小心。人生似乎只能坐在书桌面前读读书,不能剧烈运动。但过了那个节点之后,突然觉得原来人生可以不一样,那种可以撒[光]丫子跑的感觉,真好。从那个时候我就养成长跑的习惯,到现在还在坚持一直在跑步。”陆扬兴奋地说。

  对过往进行复盘和总结,是陆扬的一个习惯。他说,从细节到大方向,稍微的偏差就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人生和未来也并非预设,因为一方面自己可以努力去改变,另一方面人生也充满了意外和惊喜。回过头去看,其实是人设问题,即性格决定命运。性格是从小跟随的,即使长大,人的底层和核心也很难被改变。

  陆扬曾任Louis Vuitton大中华区CIO、Bacardi中国区IT负责人。在外企工作期间,他曾有外派到美国工作学习的机会,可不巧的是家父生病,外派的事情被搁浅。他为此曾觉得上天对他不公,错失良机让他感到难过。后来父亲病好,陆扬突然明白很多事情并没有先前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比如曾觉得去美国工作是天大的事情,但和家人比起来,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我所愿,不要怪上帝不公平或自己运气不好。人生必须学会let it go,才能对自己最想做的事全力以赴。”

  

  进入区块链行业是偶然和必然的结合

  陆扬总结道: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是偶然和必然的结合。但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

  在Louis Vuitton担任CIO期间,陆扬希望能找到一种能实现大规模支付的方法,以解决外汇管制的问题。发现区块链技术之后,陆扬写了一份报告上去,提议在店铺使用比特币支付,可惜这个提议没有被采纳。

  或许陆扬的DNA里有对任何新东西都很好奇的特质,当他看到比特币这个技术的时候,先花时间去研究和理解。当真正了解之后,他发现比特币不仅仅是一个新技术,还有其他属性:

  它是一个复杂技术的合集,它包含了金融学、社会心理学,甚至纳什均衡理论,然后配合密码学、计算机技术形成一个产品。它改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它可能是人类历史上500年一次的机会。

  他被这个技术深深吸引。“另外,我一直想折腾点东西,前十几年一直都在外企里面工作,做到一定程度就觉得到头了,那下一步该干嘛呢?我算是错过了整个互联网的最佳创业时机了,所以在我看到区块链的时候,觉得这可能真的是人生的一次大机会……再加上年纪也不小了,再不努力就晚了,所以就创业了。”陆扬半开玩笑地说。

  2014年、2015年的时候,能理解区块链的人不多。陆扬的朋友听说陆扬搞“比特币”之后,问陆扬:“你搞比特币吗?游戏打多了吧?”而陆扬的母亲则更加理解不了,她对陆扬说:“你这么大一公司高管不做,你干嘛折腾去?你为了啥?能挣钱吗?生活有保障吗?”

  陆扬现在回忆道:

  “母亲会这样说是因为我在外企出差时候都是公务舱,住五星级酒店。到自己创业时候,出行经济舱,酒店住的也很普通,最开始时候心里有过一点落差。但我觉得创业就会经历这些。我一直跟朋友开玩笑说,如果我们哪一天真的成功了,回过头来看,或许那也是吹牛逼的资本。”

  

  焦虑对创业没有意义,担忧才是常态

  在《8问》采访中,我们提及了一个用来频繁形容当下社会状态的词——“焦虑”。它似乎是每个人都或轻或重会背负的状态,逃不掉,无处可逃。陆扬也有,但欲言又止。

  追问之下,他说“创业每天肯定都有焦虑,但焦虑没有意义,但有时候很孤独。”

  “2015年的时候,很多人包括硅谷那边很多区块链企业都说要做金融,但我们就不搞金融应用,就要做非金融的应用。那时候我们就认为金融应该走在后面,那时候就很孤独。但是在今天早上看到V神的推特,他说金融应用可能没有非金融跑得快,非金融应用可能会更快的被推广。”

  我问他,创业到现在最难熬的是哪个时刻,他的答案又出乎我的意料。他说:

  “因为每天都有这样的时刻,也便没有什么难熬不难熬了。曾经有个硅谷的创业大神说,创业8年里面可能只有3天觉得没有什么好担忧的。担忧成了常态,如果某天起床看完两个手机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那就真的要担忧了。”

  

  寒冬里,行业的标准将由最好的公司来定

  冷风如刀,视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2018年,区块链市场行情狂飙突进又迅速落寞,很多人随泡沫的破裂而陷入绝望。

  当我问陆扬对这一波寒流持何种看法时候,他用朋友李想的话来做了回答:

  “昨天我看到车和家的李想发了两条很有共鸣的朋友圈。一条朋友圈说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非常喜欢寒冬,寒冬将市场上各种喧嚣慢慢消减。过去几年这个行业里面草台班子到处都是,市场在挤泡沫的过程中会自动清理掉一些对手。这时候我们可以花更多时间关注自己的产品、技术,可以持续专注于自己要做的事情上。当然前提是你要活下来,而怎么活下来就是考验内功的时候到了。包括管理团队的能力,企业运作的能力,产品定位,市场定位等一些列综合能力。”

  他接着说:

  “他的第二条朋友圈我还转发了,是说在市场泡沫大的时候,整个行业的管理标准和质量标准是由最差的公司来定的。但在挤泡沫的寒冬中,市场的行业标准是由最好的公司来决定的。那我们就做最好的公司,保证我们能够坚持到熊市结束。甚至有可能下一次点火领跑的就是我们。”

  其实行业有起伏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现在回头去看互联网行业的发展:2000年后起来的Facebook、Amazon、Google、阿里巴巴、腾讯都是经历过行业的起伏,是被洗礼出来。

  陆扬说:“我们最初就不关注熊市还是牛市,我们不是来炒币的。所以最初就准备了一定时间长度的预算,涨和跌都在意料之中。直白点说就是要用这么多预算,花多长时间实现目标。价格不是我关心的,我更关心唯链(VeChain)能创造多少实际价值,看看有多少应用在上面跑,有多少人、多少企业在使用。”

  陆扬进一步解释,这个过程中基本有三个步骤:计划、执行和调整。按照顺序来,不停循环。对于唯链(VeChain)来说,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是最初制定的战略,到现在都没有特别大的变化调整。就目前看起来当初的预测还是挺准,甚至包括对整个行业的应用发展、技术发展、市场发展的状态,基本上跟预期相吻合。

  防伪溯源不是唯一的标签

  外界大多数人对唯链(VeChain)的印象或许还停留在防伪溯源上,但在其内部,生态布局早已经展开。2017年8月初,唯链(VeChain)正式将之前的联盟链打造为一个开源的公链。

  “我一直认为联盟链和私链有点像互联网时代的局域网,公有链像互联网。当然这并不代表未来局域网不存在,它一定会存在。但更方便或更开放的一种生态场景,是互联网,也就是公链对应的场景。当时我们做的决定做公有链时候,就决定从治理结构、经济模型、配套工具及服务,甚至合规性方面做大量的改动和创新。”

  陆扬感叹,区块链的第一个十年是混乱的,大家在无序和混乱中各显神通,尝试各种创新。但区块链的下一个十年,方向是明晰的。它必将和互联网走向大众生活方式一样,是由企业来主导和推动。

  “其实我们的公链上面已经有很多的企业级应用了,业务方向不仅仅是防伪溯源,还有供应链物流、物联网等。比如我们跟雷诺、宝马做有关汽车方面的数据采集,将其与保险公司做对接使用;跟比亚迪、人保、光明一起做的一个碳减排的生态。”

  陆扬还和我们介绍了这个自己非常喜欢的项目——数字低碳生态系统。该项目由DNV GL和唯链(VeChain)共同发起,旨在鼓励低碳生活,用区块链技术为各行业发展赋能,打造商业生态新模式。

  “数字低碳生态系统的第一批合作项目有比亚迪、光明、人保等。相比开普通燃油汽车,开比亚迪的电动汽车其实就是低碳减排的行为,这种行为通过比亚迪车载电脑系统把数据上传到区块链的一个智能合约。这个智能合约由DNV GL来做,它是碳排放减排审核者,它去审核用户行为产生了多少碳排放减排。我们把用户的低碳行为数字化,将这个数据转化成碳积分后返还给用户。用户可以用碳积分在这个生态里面的其他企业去消费,比如可以去光明买牛奶,可以去人保抵扣车险等。这个过程就相当于把低碳减排的行为转化为数字化凭证,这个凭证可以在其他地方实现价值的转移。”

  陆扬介绍,唯链(VeChain)的目标是做出有价值的、可持续的企业应用,让企业跑在唯链(VeChain)的区块链平台上。唯链(VeChain)将用区块链技术赋能不同企业,改变其商业模式,给实体经济带来价值,创造出新价值。